优信二手车平台艰难求生:北京员工要么去西安要么离职

原创 Kbet365  2020-12-29 10:15 

原标题:“工资迟发了一天,之前从没遇到过”!王宝强曾代言的二手车平台艰难求生,北京员工要么去西安,要么离职

曾请来王宝强代言的优信,最近北京总部办公室流行打赌,赌下一个“被约谈”的人是谁?

“你们部门要搬去西安办公,北京的职位要取消了。如果不去西安工作,公司会提供两个赔偿方案,你考虑一下。”在优信售后部门工作的王乐,虽然有些准备,但接到通知的那一刻还是有点措手不及。

接到同样通知的,还有王乐同部门的十几位同事。他们小心翼翼地在北京生活、工作,一切按部就班。但突然之间,就接到了要去距离北京上千公里外的西安工作,这让他们不能接受。

“公司今年在北京已经撤了多个业务部门,因为负担不了这么多人了。”据优信员工李佳透露,优信将再次关闭货源城市,最终只留下30个左右。同时,优信还将关闭包括邢台、东莞等40余个交付城市。

12月28日,记者在优信APP上选择了一款5万-10万元的大众迈腾车型,将购车地选择为咸阳,页面上出现了四款车型,其中一款车显示运往咸阳需要物流费1931元。“这辆车现在在华中仓库,需要运过来。”据这位优信销售人员透露,咸阳地区已经不能交付,只能去西安。

对优信而言,这或许是一个迫不得已的选择。美东时间12月17日,优信(UXIN)发布截至2020年9月30日2021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显示,公司总收入为7640万元,同比下降80.76%;净亏损约为2.59亿元,同比扩大28.22%。当天优信股价应声下跌,收盘跌幅高达20.71%。

不断有人离开

从今年年中开始,王乐就已经觉察到了公司内部微妙的变化。隔壁部门好久都没人来上班了,在和同事的闲聊过程中王乐才知道,这个部门的员工早在一个月之前已经全部离开了。

惊讶之余,王乐早已习惯了身边不断有同事离开。今年年初,优信向员工发送了一封停工待岗的邮件,称“因公司经营遇到困难,岗位暂无工作安排,将安排停工待岗”。当时,这一变动几乎涉及了优信内部的各个部门,有的部门甚至有一大半人被涉及。

据王乐回忆,这份停工待岗通知发出后,公司走了很多人,紧接着在6月份就搬离了利星行的办公室,迁往现在的优信总部。

这次大规模人员变动后,不安的感觉开始在优信的办公室里传递,气氛突然变得尴尬而微妙。没有人会想到,接下来的“被约谈”会成为常态。“今年10月底,领导告诉我公司内部业务调整,我所在的部门要和别的部门合并了,接下来岗位也有相应的变动。”已经离开优信的吴蔚说,那一刻,他已经预感到自己要被裁员了。

人力资源部给了吴蔚两种赔偿方案:一是给N的60%一次性付清;二是给N的100%,分12个月付清。据吴蔚介绍,赔偿方案中所提到的N是员工在单位工作的年限,比如自己入职3年7个月,N就是4。

在吴蔚之后被裁的张玮等七位优信员工,因不满意赔偿方案,已经申请仲裁,要求“优信数享(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赔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四十七条等条款规定,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需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在办结工作交接时支付。

“公司并没有提前30天下达书面通知,并且我们的工作也已经交接完成。”张玮告诉记者,其是在11月13日接到的裁员通知,直到现在也没有拿到赔偿,公司也没有给离职证明,不得已只能申请仲裁。12月24日第一次仲裁已经结束,但结果并未当场公布,需等两个月之后。

离开北京

“去西安,还是接受赔偿”,这几乎是最近“被约谈”的每个优信员工必须要面对的一道选择题。

早在今年10月,公司内部就有传言准备将业务部门搬去西安,北京只留下法务、技术等这些部门,很多部门还私下问员工能不能去西安,当时已经有员工明确表示不可能去西安工作。”李佳说。

对部分部门和员工迁往西安一事,优信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优信多年来实行北京、西安双总部运营,有若干变动属于正常情况。”

两年前,优信对外宣布集团总部项目将落户西安国际港务区。彼时,优信集团首席财务官曾真公开表示,优信集团将继续加大投资力度,预计2020年实现集团各个板块业务全部入驻西安国际港务区,建设现代化的优信集团总部大楼。

然而,李佳向记者透露:“优信的确曾在内部说将在西安买地盖楼,但实际上现在西安分公司的两层办公室是租的。

优信在西安买地盖楼这样的大手笔,在当时来看并不奇怪。在总部落户项目签约的前三天,优信刚刚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一时间,鲜花和掌声蜂拥而来。在吴蔚等见证过优信辉煌时刻的员工来看,这是个转折点。

“上市之前,优信从上到下都充满朝气,有一股拼劲。”让吴蔚记忆深刻的是,其刚加入优信时,团队经常在一起加班讨论业务、交流想法,这让刚参加工作的他学到了很多,慢慢地这种氛围就消失了。

上市后,优信陷入了频繁的业务调整中。从当初的望京SOHO,到利星行,再到如今位于北三环外的总部,优信的每一次迁徙,都伴随着“流血”。如今,优信又要逃离北京,去往西安。

去年6月,优信砍掉一成购的新车业务。由于很多员工被裁掉了,优信逃离望京SOHO大楼,只留下了不远处的利星行办公室。紧接着今年2月,2B的优信拍业务持续缩减,让优信迫不得已退租诚盈中心的办公点。今年6月,伴随着年初大规模的停岗待工,优信又搬出了利星行。

当初在辉煌时刻做出总部落户西安的决定,现在来看,更像是优信在困难时刻找到的一个庇护所。

继续“关城”

在多个业务被接连“凋零”后,优信傍身的只有全国购业务。不过,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优信全国购业务的成交量并不好。

“全国购业务10月的交付量为645辆,11月交付量为583辆。由于成交量的持续下滑,公司将在全国只留下30个左右车源城市,目前内部已经在切新的系统了。”李佳说,这是继今年5月后,优信第二次大规模关闭车源城市。

除了全国购业务,今年9月优信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戴琨在优信2021财年第一财季业绩发布会上宣布,将自建二手车库存,即在市场上挑选二手车,采购这些车辆,并安排整修和翻新,然后再出售给客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公开发布的截至2020年9月30日2021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中,优信称该业务进展良好。然而,李佳向记者透露:“之前公司已经确定要在合肥自建修理厂,但投资方去看了新业务在合肥的选址,因为没有达到对方的预期,所以一直也没有拨资金。”

按照戴琨畅想的场景,如果自建二手车库存计划实施,并在融资方面取得成功,优信将有足够的流动资金用于未来至少十二个月的运营。彼时,有观点认为,优信推出这个新业务更多是为了给投资人讲一个新故事,以获得更多的资金进行运转。

全国购业务羸弱,优信需要更多的业务维持运转。记者获悉,优信最近在内部上线了一个名为“钻石商户”的项目。二手车商户缴纳一定数额的资金,就可以成为“钻石商户”,并从优信获取更多的线索和曝光量。尴尬的是,“钻石商户”项目上线的第一天,优信内部系统崩溃。

除此之外,优信似乎有重拾原来旧业务的迹象。“公司最近在内部提到了重启金融业务这个事,但由于排期原因,又被搁置了。”李佳告诉记者。

去年5月,优信在获得58同城战略投资后,将二手车交易衍生的助贷业务与58同城的GoldenPacer进行了合并。“金融业务对二手车电商拍卖平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将金融与交易切分,短期来看是救命,但不利于长远发展。”一位二手车电商领域从业者认为。

优信陷入“钱荒”?

不管是裁员,还是2021财年第二季度财报中的各项数据,无一不在表明优信资金的紧张。

每个月的15日,是优信的“发薪日”。然而,12月15日,优信员工并没有等来工资,直到16日才到账。虽然只是迟发了一天,但还是让员工感到不安。“我在优信工作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碰上过不按时发工资的现象,之前如果发薪日遇到周六日都会提前发。”王乐说,直到现在,关于这次迟发工资的原因,公司一直没有给出解释。

迟来的不止是工资,还有像吴蔚这种分期收赔偿金的前员工,在12月15日这一天也未能按时收到第一笔赔偿金,直到12月16日赔偿金才到账。

李佳发现,在发完员工工资后,12月17日优信付给车商的车款速度都比之前慢了很多。“12月24日,投资方打过来了200万车款,但公司只用了大概150万元,还有600多万待付,之所以要剩一部分钱是留作新成交订单的定金使用。

优信“缺钱”的信号,早在吴蔚被裁之前就已经感知到了。“今年我发现工资条上住房公积金的缴纳比例从12%变成了5%,直到我离开前也没有恢复正常的缴纳比例,关于这个事人力资源部一直也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吴蔚说。

优信刚发布的截至2020年9月30日2021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显示,其净亏损还在不断扩大。报告期内,优信净亏损约2.59亿元,毛利率为-22.4%。截至2020年9月30日,优信所拥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剩约2.19亿元。

据李佳透露,优信的管理层已经失去了各项开支的审批权,每一笔支出都需要投资方同意。

不断扩大的亏损,也让投资者对优信的股价正慢慢失去信心。截至美东时间12月24日收盘,优信收于0.96美元/股,总市值仅为2.84亿美元,较上市之初的27.61亿美元市值下跌了约89%。

12月19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则限制消费令显示,优估(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任务,公司法定代表人曾真被限制高消费。

启信宝显示,从今年11月至今,曾真已经接连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及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费。

新一轮竞争开始

优信的现状,折射出的正是目前二手车电商行业的困境。

就在曾真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费的前一天,二手车电商平台人人车关联公司被申请破产重整。启信宝显示,12月18日,人人车关联企业北京善义善美科技有限公司被申请破产重整,案号为(2020)京01破申740号,申请人为北京聚点互动科技有限公司。

今年10月,人人车创始人李健分别以“自然人股东”和“执行董事”的身份退出北京人人车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随后加入58同城负责汽车板块业务。

人人车、优信接连陷入窘境,让曾经对二手车电商平台狂热的资本也在退后。今年以来,二手车电商行业已披露的融资仅有两例。

有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二手车电商平台的融资金额达到了历史最高,超过30亿美元,包括BAT、滴滴等巨头纷纷参与其中。拿到融资的二手车电商平台,开始了打广告大战。然而,随着行业发展进入深水区,看不到盈利点的资本变得理性也在意料之中。

人人车等平台的“掉队”,并没有阻挡二手车电商行业继续向前的脚步,新一轮的竞争已经开始。

此前以投资者身份出现的58同城,今年以1.05亿美元收购优信拍展露野心,并不断延伸在二手车电商行业的触角;大搜车则在之前的运营模式上衍生出联合汽车厂商推出C2M新车定制等新业务。

如果说二手车电商行业昔日的繁荣是依靠广告大战“燃烧”出来的,那么在如今的资本寒冬下,冷静下来的二手车电商平台正尽力让自己活下来。

在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看来,二手车电商无论任何模式都不要追求规模,先把利润做出来,然后再扩张规模,这样才能保证生存。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乐、李佳、吴蔚、张玮均为化名)

记者|段思瑶 

本文地址:http://www.juguang-view.com/19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Kbet365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